免費分類信息發布,從九九分類網開始!
免費發信息
九九分類網 > >

一個「大品牌」的誕生、輝煌與潰敗

2020-5-24 11:33:04發布0次查看發布人:

5 月 15 日,一則「堡獅龍賣身李寧家族企業」的新聞,喚起了許多人心中的港牌服飾記憶。2010
年之前,香港三大服飾品牌堡獅龍、班尼路、佐丹奴,在內地市場格外吃香,大街小巷都能見到專賣店,黃渤曾在《瘋狂的石頭》里驕傲地指著身上的衣服說,「牌子,班尼路!」
那是港牌服飾留給內地觀眾最后的余味。隨著 zara、h&m、優衣庫等快時尚巨頭進入中國,堡獅龍們失去了「潮流」的標簽,逐漸敗退。2016
年,班尼路作價 2.5 億元賣身,這一次,輪到堡獅龍了。耐人尋味的是,堡獅龍出售的 66.6%
股份來自創始人羅定邦第五子羅家圣,而收購方龍躍發展公司由李寧家族企業非凡中國占股 80%,羅定邦次子羅蜀凱的兒子羅正杰占股
20%。換句話說,堡獅龍其中一部分,出了羅家,又進羅家。
1970 年代,曾流行過一個詞,「香港制造」,當時港產服裝出口量占世界之首,帶動就業人口 40 余萬,占總就業人口 2
成以上??梢哉f,香港制衣業的輝煌,代表了香港制造業的輝煌。時移世易,堡獅龍的賣身似乎再次向外界昭示著,香港制造業今非昔比。而這家企業衰落的背后,既有落后于時代的無力,也有家族繼承混亂的悲哀。
01
提起香港故事,離不開「炒」字,背后是人們對機遇、財富的無盡渴求,堡獅龍創始人羅定邦的發家往事也不例外。
1912 年,羅定邦出生于廣東順德,家里人很傳統,早早就給他定下了媳婦。23
歲那年,羅定邦按照家人期許,和陳楚思完婚。陳楚思家境很好,家里開了一家紗廠,父母極其疼惜她,順帶也看重羅定邦。3
年后,羅定邦的長子羅樂風出生,羅定邦已經接管了陳家紗廠。
熬過戰亂,順德百廢待興,陳家紗廠也已不復往日興盛。羅定邦聽說香港機會更多,左思右想,終于在 1950
年舉家遷往香港,帶著陳家紗廠積攢下的手藝和資本。
這是羅定邦第一次嘗到投機的甜頭。1950
年代,香港正是紗廠興盛的時期,借著英屬地區的便利身份,大肆出口棉紗。羅定邦一到香港,很快就得到廣東老鄉的指點,租下廠房,辦起紗廠。在經驗和資本的雙重加持下,陳家紗廠在香港重獲新生,只是這一次,大家更習慣叫它「羅氏紗廠」了。
香港地方雖小,面對的市場卻更加廣闊。紡織業從棉線到衣服,要經歷四部曲:「紡、織、染、縫」,紗廠所做的就是第一步,把棉花紡成線。紗廠生意走上正軌后,羅定邦又瞄準了下一步:織。
從戰后到 1960
年代,香港流行梭織,這種織法比較傳統,織出來的布料也更加硬挺、結實,當時香港一直在對外出口背心、汗衫、泳衣等價格低廉的衣物,所以習慣用這種梭織布料。而羅定邦一邊順應著大潮做梭織布料,一邊利用積攢下的技術,研發更柔軟舒適的針織布料,靜待時機。
梭織轉針織,這是羅定邦創業過程中最為重要的轉折點。
1961 年 7 月,美國在國際棉織品會議上訂立國際棉織品貿易的「短期安排」,限制 22
種香港棉織品的進口數量。毫無疑問,美國立下的「短期安排」,不過是又一次貿易保護的借口,但香港只能接受。這也說明香港出口的棉織品規模已經很大,足夠引起美國市場的警惕。很快歐洲國家也加入到這個「短期安排」中來,希望依靠政治力量,人為遏制香港紡織業的侵襲。
在這波沖向歐美的棉織品潮流里,羅定邦是其中的一匹黑馬。和欠發達地區渴求耐用的梭織面料不同,歐美對柔軟的針織面料情有獨鐘,早有準備的羅定邦自然一馬當先,早早拿下了出口份額。
1970
年代初,歐美要求限制香港棉織品的范圍再次擴大,被香港紡織業稱為「配額制度」的行業規則正式實施。顧名思義,配額制度就是由歐美定下出口額最高值之后,香港廠家自行認領份額,按量出口。這種制度對大廠商極為有利,為了帶動就業,香港政府更愿意把配額分給大廠商,甚至把廠商代表們納入香港代表團,由他們直接和歐美國家貿易代表談判。
拿到配額的廠商,一般會做出兩種選擇,第一種是「炒配額」,自己不開工,把份額高價轉手賣給小廠商,輕易賺快錢;第二種就是做實業,招人做工,生產足量產品出口海外,老老實實攢家底。
羅定邦選擇了第二種,從此,羅氏紗廠改名「羅氏針織」,名噪一時。
02
「堡獅龍」是羅氏針織最知名的品牌,起源于羅定邦對現實的一次反抗。
自從配額制度實施之后,香港紡織業開始有了外流的傾向,許多已經掌握客源的廠商選擇到不發達地區建廠,再出口到目的地,以此規避配額限制。也有一些廠商留了下來,從事利潤更高的成衣業,滿足歐美市場的同時,尋求其它亟待開發的市場。
1986
年,歐美對香港紡織品的限定范圍再次擴大,覆蓋香港出口的九成紡織品。這當然不是無的放矢,此前十三年時間,港產服裝出口量占世界之首,「香港制造」名頭響亮。不僅是低端服裝,中產階級喜歡的
marks&spencer、hugo boss、marc jacobs、nike、littlewood 也都由香港代工廠出品。
羅氏針織此前也做過代工廠,由于家大業大,在配額制度的博弈中并沒吃什么虧,盡管如此,看到日益收緊的限制,羅定邦仍然覺得非常不適。于是在次子羅蜀凱的建議下,
1987 年,堡獅龍正式成立。就在 6 年前,班尼路、佐丹奴已經在香港嶄露頭角,但背靠羅氏針織,堡獅龍仍然上演了一出「后來者居上」。
簡單來說,堡獅龍的逆襲,主要依靠兩點,第一,定位休閑、青春服飾,主攻年輕人市場。與生性節儉的老一輩不同,香港年青一代生活條件改善了許多,手頭寬裕,對時尚更有追求,這樣的顧客群體更容易高頻次購買。第二,開展特許經營業務,收取加盟費,提供產品,讓外人加盟,替堡獅龍賺錢。
羅定邦是浸淫紡織業幾十年的人,不僅對「紡、織、染、縫」每一環節都無比熟悉,更對香港的進出口形勢了然于心。許多廠商都紛紛離開香港,退往成本更低、更不受限的地方,而堡獅龍卻反其道而行之,自產自銷,牢牢拿捏住從紗線到成衣的每一厘利潤。
當時,同行們緊緊盯著國外,卻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香港本地蓬勃的需求,堡獅龍、佐丹奴、班尼路很快就成了香港暢銷品牌。開業首年,堡獅龍就快步出海,在新加坡開設了零售網點。
1993 年,堡獅龍進軍東南亞和內地市場,同樣是靠加盟模式,在相對更加節省成本的情況下,堡獅龍成為東南亞華人和內地消費者都耳熟能詳的「牌子」。
同年,堡獅龍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,開局猛漲,似乎預示著香港制造還有大好的未來。
也是這一年,恒生指數由年初 5000 點攀升至年底的 11000 點,漲幅超過 1 倍,而李兆基在馬鞍山的樓盤「新港城」,已經開出了 600 呎(約 54
㎡) 220 萬港元的價格,與 60 年代相比, 30 年來樓價攀升百倍。
《獅子山下》對實業和吃苦耐勞的歌頌,已漸漸消逝,追漲殺跌、炒股炒樓的《大時代》成為 1990 年代香港人長久的話題。
03
但這一切,羅定邦都不再關心了。
1996 年 8 月 13 日,羅定邦病逝。去世之前,他把次子羅蜀凱叫到身旁,將家族公司權益、現金、物業等所有資產大約 10
億港元,全部轉入他名下,并委任其為遺囑執行人,其他人不準有異議。
按照羅定邦的意愿,所有遺產平分為三份,一份留給羅家子孫,一份用作慈善公益,還有一份專門留給失散在外的私生子。遺產怎么用,用在誰身上,都由次子羅蜀凱決定。
這是一份不同尋常的遺囑。與其他關系混亂的富豪家庭不同,羅定邦家庭關系相對簡單,已知的有五子一女,全部出自原配陳楚思,此外還有一個神秘私生子。羅定邦的遺囑一出,意味著除了私生子可以獨享三分之一遺產,其他子女只能仰羅蜀凱鼻息,在他手下討飯吃。頃刻間,羅氏家族化為一盤散沙。
不過,羅定邦對子女,向來不是一碗水端平。
結婚 3 年后,羅定邦與陳楚思就有了長子羅樂風,但羅樂風晚熟, 3
歲多才學會說話,靦腆木訥,羅定邦并不喜歡他。反而是次子羅蜀凱,聰穎伶俐,他出生后不久,羅家遷到香港,羅定邦從此成為赫赫有名的「針織大王」,再加上羅蜀凱主張成立的堡獅龍高歌猛進,羅定邦當然更加喜歡這個聰慧的兒子。
羅樂風也明白自己在家的尷尬處境,成家之后,他和妻子搬出羅家,以一臺縫紉機為起點,白手起家,做起了成衣代工廠的生意。
羅家兄弟的關系有多淡漠呢堡獅龍零售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,香港制衣業成本也節節攀升,為了節約成本,堡獅龍開始找代工廠生產成衣,即便如此,主導堡獅龍的羅蜀凱也沒有照顧過大哥羅樂風的公司。哪怕此時,羅樂風創立的「晶苑集團」在業內已經極具名氣,優衣庫、h&m都是其顧客。
有了大哥的例子,羅家后代只能自尋出路。三女羅佳穗走上了「炒樓」的道路,四子羅家寶創辦百樂集團,六子羅家駒創辦建灝地產,同樣進入了房地產行業,五子羅家圣幾番周旋,成了堡獅龍的大股東,但并不參與實際管理。
2003
年,內地游客赴港自由行開通,香港旅游業收入猛增,占據香港大街小巷的堡獅龍成了當時游客最愛「掃貨」的服裝店之一。借著這股東風,堡獅龍在內地迅速擴張,用的還是老辦法,加盟。
2005 年,堡獅龍市值突破 2.5 億港元,內地加盟店也一家接一家地開, 2011 年 6 月底,店鋪超過 1400
家,誰也沒料到,這成了堡獅龍最后的榮光。潰敗似乎瞬間來臨。隨后幾年,堡獅龍的營收增長一直在徘徊低位,甚至為負, 2017 年凈利潤暴跌 98% 并開始虧損,
2019 年虧損超過 1.39 億港元。
直至近日,堡獅龍終于宣布賣身李寧家族。
針對堡獅龍的頹勢,有媒體曾采訪過羅定邦長子羅樂風。當時羅樂風身家已經遠超父親,晶苑集團也成為亞洲最大的三家服裝代工廠之一,名列《財富》雜志評選出的「 50
家改變世界的企業」第 17 位。聽到這個問題,羅樂風只是淡淡說了一句,「成也加盟,敗也加盟?!?br>怎么會「敗也加盟」呢2010
年之后,h&m、zara、優衣庫等快時尚巨頭,既在花費重金聘請代言人爭奪眼球,也在馬不停蹄占領大型商場加深品牌認知,同時還開展電商業務,消磨顧客線上時間。同期的堡獅龍在做什么呢,還停留在街角的小店里,在和加盟商磋商加盟費給多給少。
堡獅龍、班尼路、佐丹奴的潰敗,不僅在于資本規模的碾壓,更在于它們久居安全區的遲鈍。
當然,堡獅龍在羅氏家族的事業版圖里,早已是無關緊要的一小部分。羅定邦的子女們,要么如羅樂風自立門戶,要么已經投身香港樓市大業,成了新時代香港人心目中的「樓王」。
羅定邦曾因為拒絕「炒配額」而成就一番事業,如今,他的后輩們多數還是難以拒絕時代遞過來的快錢。至于香港制造的代表堡獅龍們,再三易手之后,底蘊早已隨雨打風吹去。

該用戶其它信息

VIP推薦

免費發布信息_免費發布供求信息 - 九九分類網
南京麻将下载免费版 10分玩法中奖规则 大盘股票指数 广东十一选五稳杀号 骰子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上海时时乐电脑版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最大遗漏 北京快8开奖号码 股票大盘走势图 常山北明主力资金流向 36选7投注技巧